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学森之问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不仅教育问题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题与创新人才的培养、发现和使用

网易考拉推荐

创业者就怕入错行 行业决定一切  

2014-09-01 03:3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池宇峰:创业者就怕入错行 行业决定一切

从“头”磨炼

在最开始的时候可能几个创业者水平都差不多,比如说都是中学毕业,然后入世也就那么一两年、两三年,这个时候你要比的话,可能大家个儿差了一厘米,但是可能就是因为你是那个头儿,你是那个CEO,所有最后的决策都需要你来做,别人可能开始也参与参与,跟你共同探讨出主意,但最后一想这个事儿反正有他顶着呢,他去做决定,你最后做决定吧,别人就去睡觉了,然后你自己就在那儿对吧?苦思冥想的,然后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想来想去,这个其实是无形当中你获得的锻炼、磨炼是别人的很多倍。最后就变成什么呢?你越来越强壮,你越来越粗大,越来越高。然后导致你和其他的合作伙伴的距离拉开了,可能后来大家到最后差距是一米高、两米高、三米高。这个是在座的诸位无形获得的一种竞争优势。

然后由此会引发什么事呢?引发你跟下面副总之间见识的不同、阅历的不同、经验的不同,然后导致判断的不同,甚至品位的不同、性格的不同,就开始产生打架、分家、吵闹。这是一种必然的过程,那么之后呢?对于很多创业企业来说,你必须要面对着你有一点越来越孤独的那种感觉,然后你可能也经常有一种感觉: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怎么看不到呢?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因为所有的磨炼都被你经历了,当然他们失去了成长的机会,所以导致他们会掉队,这个非常重要。

还有一个股权释放的度,这个其实也是没有对错的,但是你看所有现在上市的企业,他们的股权概念基本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上市之后大股东还是控股50%以上。网游产业中就有很多,包括互联网产业,有很多早期上市的,他们股权非常非常大;第二种情况是股权比较分散,最后上市的时候CEO可能占百分之二十几、百分之十几,然后会越来越少。比如说最近可能有一个申请IPO的公司,大家会看到可能CEO占了百分之二十几,然后有三个副总分别占百分之十几,这是属于一种均匀式的股权分离方式。两种股权形式分别都会带来未来经营方式的一个极端,我认为是会走向两个极端,所以大家怎么选择呢?还是要慎重。

如果是独占形式的,就是你上市之后还会占50%以上,这种情况一定会导致你比较倾向于独断的。为什么呢?因为你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你的观点比别人强,后来你本来还想民主一下,但是最后没法民主,因为他们的观点跟你是不一样的,最后你不得不说服自己,这事儿还是我拍板吧,最后你就离大家越来越远,这是独占式的。这时候你要享受孤独,互联网企业跟这种状态比较像的如丁磊、陈天桥。

对于股权非独占式的也有很多,包括张朝阳,他是属于股权比较少的。分散式股权也会产生弊端,弊端是什么?如果CEO、领导人最后上市只占了百分之十几,可能会产生马上把股票卖了,走了算了,因为做来做去的,就好像自己诱惑力不是那么大,也许会想到卖了之后再去创一摊,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所以这样的企业有可能走不了特别遥远,这个我只能是猜测。因为咱们中国现在还没有太多这样的案例。

这一点我并不想说对错,我只是想说这两种情况很重要,大家要去思考。从我们完美时空自身的案例来说,骨干人员还是有很多股权分配的。最后上市的时候我是按百分之二十几,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因为我们上市之前还是有VC进来,当时还在讨价还价、大家互相占什么比例的时候,我觉得有一件事对我的影响还是蛮深的。我开始觉得他们占的比例太多了,我无法忍受。然后就僵持着,对方也不让步。

这时候我找另外一个前辈咨询,我说:“哎呀……他们占的股份太多了,我觉得占百分之二十几就行了,他怎么占了30%多。”那个朋友就这么说:“他说宇峰,有的时候速度挺重要的,你就这么想,等你上市之后,你努力做企业,公司的利润增长了百分之十几、二十几,你失去的那些就都回来了。与其在这儿折腾多少多少的股权,不如你未来把企业利润做到增长个10%、20%,你也就回来了。”当时一想,我说没问题,我有本事让这个企业利润一定要持续增长,所以现在这点儿股权该释放就释放吧。

这句话其实是救了我,我们当时就是因为我说OK那就签吧。然后我们赶上了当时2006年9月8号的一个文,凡是9月8号之后设立的海外结构,必须得经过某一个审批才能上市,9月8号之前重组的,可以直接就走了,而我们是9月6号碰巧签的字,然后9月8号出那个文了。我当时一想,看来有的时候不要太计较也是有好回报的。

(本文来源:《创业邦》杂志 作者:刘岩)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