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学森之问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不仅教育问题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题与创新人才的培养、发现和使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政治中的文明:超越东方和西方(2)  

2014-07-09 16:4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中国化的进程已经开始。例如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地设立孔子学院,输出大熊猫及其形象,希望维系一种良好的公共形象,使人们更加了解中国。这种做法是有意识的文化宣传手段,但是还有一些情况是未经考量的。例如,中国政府军事预算的增长。这意味着中国正在变得更富有,政府拥有更多的税收。同时政府部门为得到它们应有的预算而互相博弈。美国与欧洲各国也都一样,当经济增长,分配增加;经济下滑,分配减少。所以,有些做法是经过深思的,而有些不是。商业开支是同样的逻辑,如果一家公司在澳大利亚投资了上亿美元,这是一个经过仔细考虑的投资决定。但由一群在非洲经商的中国商人引导的当地城市的转变,则是中国政府未考虑到的。在外交政策中也一样,中国化可以有多种形式。

  目前对于中国化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化很好,世界将形成以中国为中心的秩序。我的一个朋友马丁·杰克斯(Martin Jacques)写了一本书,他认为我们处于一个历史结构之中,在这一历史中中国会成为世界第一。中国人都愿意去买他的书,而美国人则会感到不安与恐慌。第二种观点是去中国化,这是美国人所喜欢的。美国人认为目前中国正在变得美国化,中国最终也将变得和美国一样。的确,美国对世界有很大的影响,但是这影响并没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如果你去巴黎,那儿的人仍然说法语,仍然品尝精致的美食,仍然看不起美国人。这些在200年间依然没有改变。

  所以在我看来,单一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都不正确。我认为中国化会产生混合的结果,中国化将把新的、旧的事物以一种我们无法想象的创新的方式结合在一起。现在只是一个开始,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世纪。

  现在我想举几个例子。有一本有关盎格鲁美国的书认为,东西方的认同其实超越了东西方本身。所以,如果你问几百年前的自由主义的美国是什么样的?我们说他是帝国主义的、种族主义的。那现在又是什么样的?现在美国已不是帝国主义的(你们认为可能是),它相信主权构成的复杂性,而且它也不再是种族主义的。可见自由主义在不同时间段所展现的内涵是不同的。孔子的儒家思想同样也是这回事。这是因为美国内部的多元主义让不同的声音共存,这使得旧思想被新观念所取代。

  我2008年来到中国的时候,人们问我,谁将赢得大选?我说这很难讲,但奥巴马的胜算很大。他们很惊讶:“什么?奥巴马?但他是黑人。他不可能赢的。”我问他们为什么这么说,他们说因为美国人是种族主义的。我说:“是的,种族主义依然存在,但我们已不再像几百年前那么极端。”当我2009年再来中国时,我问了当初这些人,“你们现在怎么看美国?”回答我的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因为他们没有新的答案。事实上,他们忽视的是美国公民社会内部的活力。这就是美国通过公民社会不断更新自己的能力。所以这本书所表达的就是这个。

  最后我想以一种不将中国置于中心的观点来结束我的讲座。有两个非常伟大的文明,他们和“大环境”(这里所指的“大环境”,是“全球家园”(global ecumene),亦即一个承载人类知识与实践活动的全球体系)联系在一起,分别是伊斯兰,以及美国。美国有一种垂直的纽带,那就是我作为一个美国人,可以在如此大的中国大学的教室里说英语。当你们到美国大学的教室里说中文,那将是一个非常小的教室。所以对于英语的控制将是一项巨大的利益。同时,美国与权利革命有一种独特的联系。例如同性恋权益运动,美国的同性恋者正迅速被接纳。还有用于动物实验的小白鼠,将是下一项权力革命的对象。在所有这些中,经济权利革命值得一提,中国正在做出巨大的努力,在资本主义的历史中,从没有如此大量的人口脱离贫困,但这在中国发生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崛起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让许多极度贫穷的人口可以过上温饱的生活。同样,中国的科学技术在蓬勃发展,文化娱乐产业也拥有广大的发展前景。而伊斯兰则建立了一种不同的联系,伊斯兰是唯一一个全球的文明。它从印度尼西亚开始,延伸到塞内加尔,再到世界各大中心,要比中国文明扩散得多。伊斯兰是一个拥有众多成就的充满活力的世界文明,同时有广泛的地缘渗透,他们与世界之间存在着横向上的纽带。但是它很难进行权利革命,其中有一半的人口是处于极度弱势的女性,他们难以在科学技术领域做出重大突破,尽管4000年前伊斯兰文明曾走在科学的前沿。同时,流行文化产业也难有进展。

  所以,这是两个与全球化环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文明。我有这样一个想法,同样来自法国、日本、美国的学者,他们都认同全球化,但全球化环境是薄弱的,并非如此地厚重。

  2000年来我们所认识到的正是一种我们之间存在分歧的共识,这使全球化的大环境如此有趣。在其中,我们争论,我们存在分歧。文明之间也是一样。但我们对这个全球大环境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们必须坚持不存在一种强制性的单一标准,如帝国主义或自由主义,因为这个世界的文明远远复杂得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不断超越现实主义与自由主义,去寻求其他我们从未思考过的方式,以及那些我们从未实践过的做法。

  最后,让我以一位著名英国诗人吉卜林(Rudyard Kipling)的一节诗结尾。

  “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二者永远天各一方。”

  这是亨廷顿的立场,这也是我在这场讲座中所批判的。

  “没有所谓的东方与西方,即使它们来自地球的两端,它们仍


来源  世界政治中的文明:超越东方和西方(4)_理论热点 _光明网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