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学森之问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不仅教育问题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题与创新人才的培养、发现和使用

网易考拉推荐

从“民主条件论”到“民主困境论”  

2014-07-09 16:3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民主条件论”到“民主困境论”

从“民主条件论”到“民主困境论”

  ——国外学者对西方民主制度“正在衰退”的观察

  作者:同济大学法政学院院长 周敏凯

  福山曾经乐观地预言:西方现代民主形态实现了全球化的目标。但是,世界民主化进程命运多舛。民主化的第三波浪潮在少数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现代化进程中并没有造就西方现代民主形态,而是催生出了社会主义现代民主形态。

  西方民主理论无力回应“民主退化”问题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熊彼特、阿尔蒙德、达尔等许多学者主张“民主条件论”,他们坚持认为民主是现代化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程度的产物。建构现代民主形态有赖于一系列前提条件,包括市场经济的养成与社会财富的大量积累、中产阶级占据一定的比例、宽容的社会文化价值观念的形成以及国家经济体系的独立性等。一般来说,“民主条件论”可以解读第一波、第二波民主化浪潮的历史现象。

  但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已经证明,熊彼特、阿尔蒙德、达尔等学者主张的“民主条件论”难以解读世界民主发展的现实,因而遭到不少学者的批判,陷入“民主理论困境”。斯密特与利普塞特等西方学者的“现代民主形态多元化理论”,既承认资本主义现代民主形态存在的合理性,也承认非西方现代民主形态存在的合理性。

  无论是“民主条件论”的倡导者,还是“民主形态多元化理论”的鼓吹者,都仅仅关注现代民主概念的研究,尚无力回应西方后现代化社会出现的“民主退化”问题。为了摆脱民主实践困境,一些西方学者将研究重点逐步转向民主行为、民主程序与民主过程等具体民主现象和“民主烦恼”问题,更多地关注不同社会属性的现代民主形态的比较研究。例如,关于民主过程的研究,不该再局限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民主过程研究,而应拓展到其他社会制度下民主政体转型与不同社会属性的民主形态比较研究,并且发展出现代民主转型与多元民主形态比较研究等新的理论研究范畴。

  西方民主形态陷入了难以自拔的制度困境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资本主义世界金融危机,在应对金融危机过程中,发达国家的现代民主制度暴露出了严重的缺陷。2011年9月17日,美国民众聚集纽约曼哈顿,发起“占领华尔街”和平示威并很快蔓延到全球多个国家及地区。此次金融危机也从经济领域扩展到政治、社会等领域,从美国蔓延到几乎全部西方发达国家,这充分反映出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严重缺陷以及西方现代民主形态存在内生性体制弊端。尽管三权分立的分权制度是西方现代民主形态的核心,但是西方政治制度无力制约资本力量,金融资本力量驾驭政治权力的基本特征难以改变,金钱左右民主的痼疾无法根除。

  2013年10月,美国联邦政府遭遇“关门风波”。其实,美国政府的“关门风波”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克林顿政府时期就发生过类似的政府危机。美国政府“关门风波”不但拖累美国经济,而且深刻暴露出美国民主制度存在顶层设计的缺陷。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指出,美国政府的“关门风波”充分“暴露了美国民主的失灵,是应当避免的坏榜样,而不是值得模仿的好榜样”。

  美国民主体制的先驱者主要以法国启蒙思想为指导、以分权制衡原则为基础,设计出政党竞争、两院分治的美国式现代民主制度。这一制度原本是为了制约权力集中与权力腐败,但现在却演化成恶意打压、恶性竞争、顽固僵硬的两党争斗,无论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在滥用选民赋予的权力,为自己党派利益服务,全然不顾全国民众的利益与国际社会的感受。以多数原则为基础的“美国式”民主制度已经退化为“否决政体”和恶意竞争的劣质民主制度,西方民主形态陷入了难以自拔的制度困境。

  照搬西方民主的不少后发国家,陷在“现代民主烦恼”中苦苦挣扎

  西方现代民主形态的合理性不仅遭遇自身民主退化的制度困境,同时也面临着“民主输出”的现实困境。

  应该指出,在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中,不少后发国家不顾自身国情与文化传统,简单照搬西方现代民主形态,尽管可能取得一时的经济发展,但不久就陷入内乱和分裂的泥淖不能自拔,并在“现代民主烦恼”中苦苦挣扎。近年来,西亚、北非地区的国家在西方强权干预与制造的“颜色革命”中开始西方式的民主化进程,但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例如,菲律宾、泰国、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充斥着失望、腐败与混乱;海地、伊拉克、阿富汗、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国则充满绝望。

  美国学者乔舒亚·柯兰齐克2013年出版了新著《撤退中的民主:中产阶级的反抗和代议制政府在世界范围内的衰退》,他在该书中指出,过去几年里发展中国家“民主制度的总体质量已经恶化”。在被调查的167个国家中,91个国家的民主状态出现不同程度的恶化,全球“有缺陷的”和“存在严重缺陷的民主政体”的数量高达52个,他们在民主制度、民主选举和政治文化上都存在缺陷。西方现代民主制度在世界范围内“正在衰退”,“2010年全球所有地区的民主程度平均得分都低于2008年”。

  综观世界民主化进程,民主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追求,民主也被写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中。犹如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一样,现代民主也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而是人类文明的结晶,西方现代民主形态也不可能具有普世意义。各国的社会制度不同,追求现代民主的起点和道路也不相同,应该根据自身特点选择符合自身现代化发展的现代民主形态,“穿自己的鞋,走自己的路”,否则就可能削足适履,重蹈一些后发国家在第三波民主浪潮中遭遇的“民主退化”覆辙。 

2014-06-23 09:31:42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来源  从“民主条件论”到“民主困境论”(2)_学习与实践 _光明网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