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学森之问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不仅教育问题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题与创新人才的培养、发现和使用

网易考拉推荐

饼做大,饼分好  

2014-03-04 02:2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饼做大,还是将饼分好
--南都周刊 薛涌:
 
从历史的经验看,中国发展到这个地步,不集中精力分饼已经不行了。分饼并非一定要借助行政手段。相反,太多的行政干预反而会造成分配不公。
  看看世界上能够持续发展的发达国家,没有一个能不顾分饼规则而把饼做大的。中国也不可能成为第一个。
 
  劳动力供应的紧张,让“刘易斯拐点”成为中国近几年的通行词汇。其实,描述当下中国经济的转型,也许用“分饼拐点”更准确形象。
 
  信奉市场的经济学家们,总喜欢说要“先把饼做大”,于是有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口号。其实,即使我们暂时抛开公平问题,光忙着把饼做大而不顾及分饼规则,也会影响做饼的效率。试想,如果出钱做饼的人垄断了分饼的权力,而且每次仅给做饼者一小块,几难充饥,人家犯得上给你卖力做饼吗?只有他知道自己能分到不少、能饱餐一顿,才有动力把饼做得更大更好吃。
 
  中国的经济在过去三十年,处于“把饼做大”的阶段,所创造的奇迹也有目共睹。但是,随之而来的,则是愈演愈烈的贫富分化,是基尼系数超过警戒线。更重要的是,现在连把饼做大的余地也越来越小。
 
  最近《金融时报》的一个小角落里,刊登一篇经济分析家Peter Tasker 的文章,颇有警示作用。他指出,现在大家都在惊叹:这次全球经济危机最大的赢家是中国,最大的输家是美国。你看看GDP的数字,确实不错。但是,市场本身却发出了不同的信号:自2007年8月次贷危机爆发以来,上海股市的回报不仅比不上华尔街的标准普尔,甚至连英国的FTSE100和日本的Topix都比不上。
 
  是否中国的股市经过长期低沉后已经触底了呢?也未必。根据“席勒价格/赢利比”,即把股票的价格用公司过去十年的赢利来除,中国的股价几乎和1929年华尔街股市坍塌前的价格差不多。这样的增长,使我们不禁质问现在是否有一个硕大的“中国泡沫”。
 
  看来,嚷嚷着把饼不断做大,多少有些一厢情愿。中国经济这一泡沫状的大饼,怕是和分饼规则的缺失有关。自本世纪以来,在国民经济总产值中企业利润的比例不停地升高,劳动力价格的比例则不断降低。同时,消费对GDP的贡献比越来越小,投资的贡献比则越来越高。也就是说,饼在越做越大,做饼的人所分的份额越来越少,老板拿去的比例越来越大。老板拿了这么多饼,但有能力购买的人越来越少。要么老板独吞下去把自己撑死,要么就是看着饼白白烂掉。这颇像美国大萧条的前夜。
 
  当然,一切并非不可逆转。此文作者的最大贡献,在于指出了日本的类似经历:在1960年代,日本达到了两位数的高增长,也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过程:大量农民进城变为产业工人,劳动力供应的充足压低了工价,推高了企业赢利,刺激了投资。在1950年代中期,在经济发展所创造的附加值中,日本劳工拿走了60%。在经济奇迹中这个比例则跌到了50%。接着就是1970年代的V形反弹:在经历了十年的工潮、日元升值后,劳工拿到了经济所创造的附加值的68%,超过了1950年代中期的水平!
 
  这种转型是“刘易斯拐点”的作用吗?至少不完全是。到1970年时,日本城市居民占总人口的比例仅为53%,城市化还走在半途中,仍然不停地有“农民工”可利用。中国目前人口中的城市居民按官方比例是45%,实际上恐怕有一亿多在城市的流动人口没有计入。所以,中国目前的城市化水平和日本1970年时恐怕相差不多。
 
  看看从1970年以来日本发生了什么?石油危机、日元的大幅升值、对劳工的大幅让步,经过了这一切,日本成为世界上最为富裕、均富的社会之一,人均国民所得一度超过美国。不错,这种发展也有泡沫。1990年代泡沫崩解,出现了“平成不况”的所谓“失去的十年”。如今日本的人均GDP,已经大大低于美国。但是,这一切的发生更多地归因于急速的老龄化过程。即使经过如此长的停滞,1960年代的日本人一到欧美先进国家就知道自己有多穷,现在的日本人则仍然是富裕的国际旅客。我的一位美国同事几天前从日本给我发来电子邮件,他不明白的是:“经历了这么长的经济衰退,日本社会怎么还是那样宁静、安全、富裕?这感觉在美国怎么就没有?”
 
  从历史的经验看,中国发展到这个地步,不集中精力分饼已经不行了。分饼并非一定要借助行政手段。相反,太多的行政干预反而会造成分配不公。政府在拆迁、劳资纠纷中只要能保持中立、维持既有的法律,老百姓就有能力自己组织起来讨价还价,把饼分得更公平。
 
  看看世界上能够持续发展的发达国家,没有一个能不顾分饼规则而把饼做大的。中国也不可能成为第一个。
 
  薛涌
 
  旅美学者,著有《直话直说的政治》、《中国文化的边界》、《仇富》和《怎样做大国》等。

来源  薛涌:把饼做大,还是将饼分好--南都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