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学森之问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不仅教育问题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真实自由宽容解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题与创新人才的培养、发现和使用

网易考拉推荐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2013-04-24 22:0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也许,只要是中国人,哪怕没什么文化,也能说出很多代表中国智慧的故事、
传说,“田忌赛马”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极重要的——从给不识字小孩子的图
画书,到教小学生识字的智慧故事,再到中学生课本学习古文的课文,都在对孩
子们灌输这一“五千年文明”的智慧。我们常说,中国人喜欢撒谎,做事不讲规
则,没有契约精神。虽然我无法知道中国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毛病,但能
成为一个民族共性的现象,一定有着深刻的文化内涵。有一点我敢断言,“田忌
赛马”的智慧对我们民族的这些国民性的影响是极大的,贻害也是深远的。

  其实,只要一点破,再读这个故事就很容易发现,田忌(孙膑)就是胜在作
假、破坏规则和契约上——用下等马假充上等马、上等马假充中等马、中等马假
充下等马于齐威王比赛,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或许古文过于简练,会有
人说,文中的规则并不太明确(其实很明白,既然分上、中、下等,就是要按此
规则比赛)。那么,作为民间传说的“田忌赛马”的故事,说得就非常明确了:
“齐国的大将田忌,很喜欢赛马,有一回,他和齐威王约定,要进行一场比赛。
他们商量好,把各自的马分成上,中,下三等。比赛的时候,要上马对上马,中
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由于齐威王每个等级的马都比田忌的马强得多,所以比
赛了几次,田忌都失败了。……”其中所述的非常明确——约定了上马对上马、
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进行比赛的规则,因此,田忌(孙膑)违规、违约是显
而易见的。

  这个故事就这样传颂千古,大家都很以为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
说:这个故事表现了“孙膑细致的观察能力和运筹能力”,揭示了“如何善用自
己的长处去对付对手的短处,从而在竞技中获胜”……这说明国人普遍缺乏规则
和契约意识以及对作假行为的认同,也说明我们这个民族整体是不知善恶和无耻
的。也许,这也是我们民族始终无法走出蒙昧,走进文明的原因。或许,严复所
说:“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不是危言耸听。

  我认为,田忌(孙膑)的胜利是以葬送诚信、守则、公平等人类最基本的善
行为代价的,其行为应该说是极恶劣的。而把孙膑此计作为一个民族的最高智慧,
弘扬、传承了上千年直至今天,硬生生地把这种意识植入国人灵魂深处,这实在
是令人悲哀的。就在这样教育下,撒谎、做事不讲规则已然是我们民族的价值观
和行为准则,成为一种文化基因。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民族会把作假、不
诚信、无视规则和契约作为伟大智慧来传承的。

  也许有人会说,虽然有些无耻,但你不能否认其聪明,说弱智有些不靠谱。
这样说,只能证明我们民族确是弱智的,因为我们只能看到破坏规则和契约带来
的好处,无法理解遵守规则和契约的意义。“田忌赛马”的故事告诉我们的是:
遵守规则和契约将会失败,破坏规则可以出奇制胜。于是,我们深刻地认识到遵
守规则和契约的危害,这样,大家就都不愿意遵守规则和契约。

  由于大家都不遵守规则和契约,就会让人对所面对的事情感到没有底,会产
生焦虑感,甚至恐惧,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规则,以求占得先机。

  就像现在,有孩子在上学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不给老师送礼,就会担心自
己的孩子受歧视、被老师骂,于是大家都送礼(一点说明:我至今未给老师送过
礼,老师对小女也还不错,甚至比一些家长送礼的孩子还要好,当然这是因为她
成绩好)。其实,大家都送礼,结果和大家都不送礼一样,而且可能更糟,因为,
这样不但不能消除自己的顾虑,而且还花了冤枉钱。当然,有人认为,我多送就
会有用,但这样一来二去只能造成礼越送越重,最终,能花得起大价钱占得先机
的只能是有权、有钱的人。大部分普通人家反而失去了规则的庇护,从而致使权
力更加张狂。

  事实上破坏规则对于少数人是高效的,对于整体是低效的,甚至是代价高昂
的。但是,就像人们都会对维修技术高超的技师竖起大拇指赞扬,却无视平常认
真保养、维护良好令机器不出故障的操作工;能看到救火的英勇,却不以为为不
发生火灾所做的工作是一种伟业一样,我们只能看到事物的直观的现象,不会、
也不愿意做进一步地分析,找出事情的根本。“田忌赛马”让我们把表象智慧的
邪恶当作了高深的智慧,并对其尊崇有加,所以,只能说我们是弱智的。

  比如说,十字路口、红绿灯下的情况是我们熟知的,在一些管理得好的十字
路口,大家可以顺畅、安全地通行,而没人管理的十字路口是混乱和危险的。也
就是说,如果大家都能遵守交通规则,那么所有的十字路口都应该是顺畅、安全
的。但是,这在中国这却是不可能的,如果十字路口没有警察,则红绿灯就形同
虚设(要是有电子警察,那对汽车还是有效的,对行人和非机动车则无效)。

  在这种情况下,警察是代表着权力的。从此也可以看出,中国人骨子里是屈
服于权力而无视规则的。我们宁肯在警察的监控下战战兢兢,也不愿在遵章守则
中堂而皇之。不仅如此,国人对遵守规则还常常嗤之以鼻。比如:前几天,我骑
自行车,到一个没有警察的十字路口,看到绿灯闪烁,红灯亮起就刹车停了下来,
但其他人却照样前行。由于我停车,挡了后面一个人,他很是不满,在很快绕过
去后,骂了一句:“还有这种背时鬼!”。

 由于,上千年形成的以破坏规则、无视契约为智慧的文化,所以,
国人是没有规则意识和契约精神的。我认为,不敬畏规则也就失去了规则的庇护,
就必然要屈服于权力。其实,齐威王们是深谙此道的(齐威王后来请孙膑当老师,
而未因被戏弄杀了孙膑,或许就说明真正聪明的是齐威王。当我们陶醉在“不弱
智都当不了领导”的亢奋之中时,一切就已经有了答案),他们是不会让规则有
效地运行的,即使是他们自己制定的规则,因为,有效地规则体系必然导致权力
的弱化,而权力却会在规则被破坏中得以强化。

  就这样,我们始终生活在对生存环境毫不知底的恐惧和焦虑之中,而这种恐
惧感又驱使我们去破坏规则、去作假……继而权力、暴力自然就成了我们的主宰。
于是,我们不再勇敢,不再忠于职守,丧失了坚守规则的勇气,因为坚守规则就
意味着对权力的挑战、就意味着可能付出高昂地代价……于是,正义也就不能形
成有效的力量,良知自然被泯灭,邪恶则成为社会主流。而暴力或者依附权力成
为当权者压迫人民的工具,或者取代旧的权力成为新的当权者。就这样,周而复
始地朝代更迭。可悲的是:人们破坏规则是因为想摆脱恐惧和焦虑,占得先机,
但结果却陷入更大的恐惧和焦虑之中。在一个全民族都无视规则、崇尚权力的社
会,逆淘汰是必然的结果。

  讽刺的是,当权者也陷于其中不能自拔。没有了规则的庇护,他们也处于恐
惧和焦虑之中,他们担心被取代,怕被暴力吞噬。他们知道要维持自己的权力,
就必须一方面强化暴力,一方面用谎言将自己装扮得非常强大,当然还要借助权
谋。这就是,谎言和暴力成为专制国家两大法宝的原因,在中国历史则表现为
“儒表法里”的特征。我想,或许这也是中国两千多年专制制度看似强大、稳定,
但始终摆脱不了改朝换代的命运的原因。

  一般来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制度,是中国专制文化的根源,我觉
得有很大影响,但不是最主要的。我想,如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制度真
的是中国专制的根源的话,那么中国的历史上的朝代更迭至少不会这么频繁,宫
廷内乱不会这么多。其实,中国人是不敬畏皇权的,骨子里更多的是“王侯将相
宁有种乎”,稍有机会就会有“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这点与我们的邻居——
日本不同,他们才是严格意义上的等级社会。而且,中国人骨子里也是藐视父权
的,这一点,从传统家庭的兄弟分家中就能察觉到。当然,这只是我不成熟的一
个思考,在此也不多讨论了。

  我认为,“田忌赛马”的本质是机会主义①。我们现在的所谓“狼文化”与
之是一脉相承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宣扬“田忌赛马”式的智慧,其目的是为了
强化权力,是专制独裁者的驭民之术。

  有一点说明,所谓的“潜规则”不是规则,其实是破坏规则的借口和方法。
过于强化“潜规则”意识,只会有助于当权者奴役人民,这是必须警惕的。

刘亚洲破解钱学森之问 :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